太阳花和昙亿万先生mr007花:我想和妳说的是…

茹婷:我藉由写给妳看的方式来表达我对于太阳花学?#35828;?#30475;法,虽然我借用妳的名字作为引言,但我的所指大多不是妳,这点相信妳知道。还有,我说的话一向?#32531;?#21548;,这也请见谅首先,我要对你这段时间来的努力表达最高的敬意,迄今妳还在立法院第一线内,我以身为妳的老师为荣。妳本来是念中文系的,后来利用转学考进入了另外一间学校的建筑系就读。从之乎者也的古文一口气跳到需要空间几何和数学的建筑系就读,妳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。
?#25317;?#19968;天开始我就收到妳的简讯,当然也在那份自主学习和罢课的宣言召集人名单中,亿万先生mr007看到了妳的署名。我想和妳分享几件事情:第一、舆论和风向已经转变就如同我 23 日下午前往现场后所写的,从那天夜晚开始,妳应该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整个舆论和风气已经转变。整个分享的贴文和赞数量已经开始变化;妳已经可以看到前几天很少看到的不同意见,一堆人开始删好友解追踪,体现一?#25351;?#26126;显的变化:「无视下的冷漠」。这并不意外,脸书或是网路社交本来就是一种「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」,可惜高夫曼生也太早,无法亲尝这种透过网路传播的当代电?#30001;?#20132;网路,正在即时体现他所说的剧场表演理论。更精确一点地说:人心似水,民动如烟。之前热情与激?#22909;?#26377;妳想的那么真;同样地,现在的冷漠也不如妳想的那么假,若你看不出来这种转变还在那边删朋友,我劝妳还是不要去创?#24403;?#36739;好。
第二、青岛东路在那一夜的驱离(说是镇压也无妨)之后,妳们退回到了青岛东路,并使用各种手段来阻挡警察。「警察」成为这一天来最常出现的照片和画面,伴随的就是那些头破血流、令人不忍直视的照片。但除非接下来还有什么更加激烈的行动,否则我认为警察不会再来进行驱离;但是,妳们再也走不出青岛东路了。上个星期三,我用了「官逼民反」来形容这次的占领立法院事件,尤其那个「逼」字格外传神。而现在,同样有一句话极为贴?#34892;?#23481;抗议学生现在的处?#24120;骸?#22256;兽之斗」,那个「困」字同样精随。
王金平 在昨天晚?#25103;?#34920;了最新声明中,有人解读是「他会继续保护在立法院的学生不受警察侵犯」,我的想法相反,我的解读是:「身为国家最高民意机关首长,不能无限制让议事停摆空转,金平担不起这样的历史责任」。换言之,第一次马英九邀请王金平出席协调会议时,王金平将了马英九一军,把这个烫手?#25509;?#20002;给了马英九,王金平利用可以立法院议场警察权的身分来保护学生,藉此报九月政争一箭。但当学生攻占行政院挫败,被迫退回青岛东路的立法院,不仅被染上了暴力色彩,而这个荡手?#25509;?#20063;丢回了王金平手中在 23 日晚上的动用镇暴警察驱离后,马英九今天再度释出了与学生无条件协商会谈的善意,这个会谈用来淡化那一夜的暴力色彩、强调政府采取理性的态度。马英九不可能?#20449;?#23398;生的要求,这不过是个摸头的展示,但若学生舍弃这一机会,则拒绝谈判的非理性罪名又多一笔扣在学生头上,加剧前一夜的暴民色彩。马江根本不需要大动作了。
江宜桦在 24 日上午的记者会的弦外之音:「立法院有时候因为各党派意见不同而造成议事停摆?#34987;荊?#20294;是行政院是国家政务运转的最高机关,每一天、甚至是每一小时,都要保持可以运作的状态,试想如果当天晚?#25103;?#29983;地震呢….」已经定调明显如果那天晚?#25103;?#29983; 921 之类的地震,占领行政院影响救灾,那学生就不只是暴民,而是全民公敌了。而王金平作为立法院院长,他不可能无限制地让学生霸占他的权力山头,届时巧妙的平衡就会出现缝隙;说穿了,马英九只需继续无作为地摆烂,根本不用动武,整个?#34987;?#31435;法院的运动就会越来越被社会大众污名化,那时候就不只是民意改变而已。三、或许妳最不解、也最愤怒的就是:「采取非暴力理性的鸽派方式,马英九根本不理会;采取鹰派的激进行为,?#30452;?#35748;为是暴民,你要我们怎么办?」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,只是或许有点难以接受。我认为将这两年来不?#25103;?#36215;云涌的反政治社会运动几乎都可以历史上找到类似的进程,尤其和晚清的革命运动极为相近:层出不穷的事件不断累积整个社会的不满与民众的怨气,这一社会过程走向激进化,?#32531;?#26469;到临界点的突破。但我认为,太阳花学运如果和历史上的学运抗争相比,这一临界点?#24418;?#25269;达(关于这部份的论述请参考?#26053;?#30340;补充)白话一点吧,包含我在内,台湾有七成以上的民众都反对服?#22330;?#21253;含我在内,八成以上的人都反对黑箱通过的?#30452;?#26381;?#22330;?#21253;含我在内,九成以上的台湾民众都对于马英九表达不信任,但最重要的是:包含我在内,认为今天要用激烈革命的方式来推翻政府的人可能连一成都没?#23567;?#23545;比一下「当独裁成为事?#25285;?#38761;命就是义务」这句喷在立法院墙上的话语,恕我直言,在场的学生并没有多少人体认到这一「事实」和「义务」所带来的真实性。难以理解的话,就站起来从青岛东路走到台北车站绕一圈,?#21482;?#26159;搭个捷运欣赏一下忠孝东路夜晚的?#20102;改?#34425;、听闻那些踩着高跟鞋的俏丽声响吧,那是一种包覆在理性之下的?#26102;?#20027;义和平假象。
这部份的论述太多,?#34892;?#36259;自己查书。抗议静坐的时间正是你充电累积知识的最好时间,亿万先生mr007无怪乎历史?#29616;?#35201;的反霸权经典,都是在监狱中或是抗争中完成。让我再说得直接一点吧:「马英九下台!」这只不过是一句口号,除了爽以外没什么用。「马英九下台!我来改变台湾现在这种不公不义的现象!!」这才叫做志业很遗憾地,我认为不管是陈为廷、林飞帆或是黑岛青的那些领袖,都没有这种「吾当取而代之」的抱负和念头。不要忘了,历史上成功的革命者,除了敢冲敢撞的行动力之外,几乎都有对应的建国对策和着作,而这一过程需要知识的积累进程,就像人民的怒气条一样。3 月 23 日那夜,有人以为放大招的怒气条已经满了?#32531;?#21487;惜,那条计量表是两层的,还要累积隐藏的第二条满才能放?#32771;?#22823;绝。四、那现在立法院前的学生应该怎么办?我的建议大概很难听不进去,但其实 23 日当天下午我就已经说了:留得青山在。「我们有青春」这句其实很蠢的口号是在反旺中的时候提出来的,但学生有的就是这青春和知识,最为高贵的力量。
青春赋予妳强健的肉体,知?#27573;?#35013;妳坚信的灵魂,这是妳最大的武器。写一篇慷慨激昂的文告吧,学生中文笔才情卓越者比比皆是,写出这样的大作毫无难事。把焦点集中在「谴责政府暴力」以及「反对黑箱服?#22330;?#20004;大主题上,斥责在这两件事情上政府的蛮横,?#21738;?#21628;应学生与全民的共识,以及与对这块宝岛:台湾未来的衷心期待。拿捏「情」和「理」要恰如其分,之前有篇假冒南部某企业主与既得利益者的动人文章,就是败在最后面的滥情呼喊太过。?#32531;?#36873;一个好日子,宣示学生将会自动地、理性地、和平地退出立法院。那一天最好是一个有点阴雨的日子,微微细雨衬托凄惨的气氛,?#32531;?#35760;得学生每个人要泪流满面,诉情若依,回望若盼,一步步走出立法院,要不然就是选个阳光?#29031;?#30340;好日子,风风光光地离开立院,记得,立法院里面的垃圾都要捡?#21024;唬?#26700;?#25105;?#25490;回原位, 一扫学生是暴民的虚像。我们台湾人有一种过剩的正义?#26657;?#19968;种同情弱小的悯良,而不是用「价值」或「是非」,这是一?#21482;?#26434;着「善良」、「投机」和的奇怪成分。很多人只要看到马英九那张带着忧郁抿着嘴的神情,就认定他是被多数暴民所欺负的弱者。
多想想为什么台湾大多数人反暴力和?#19981;?#39640;喊理性,这两者中间有一条很有趣又神妙的牵连线,这是如何区分的?你会更加了解这一差别之所在。?#34892;?#36259;的话,来上我的电玩艺术课程,我有讨论到数位视觉文化中的暴力的想像和分界。五、太阳花与昙花争一时,争千秋,学运会结束,但历史会?#20146; ?#19978;星期三我说了:「学生的努力不会?#36861;选梗?#22240;为这绝对是载入史册的一笔,而马英九和江宜桦的所作所为也绝不容青史成灰。认清现?#25285;?#21488;湾还不到可以流血激进革命的那一个临界点。妳只要看看从昨天到现在出现的那些流血照片就知道,所有的回应都是「警察打人」、「政府无情使用暴力」、「这个国家疯了」、「我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水车喷在国民身上」之类的,带有高度的同情的悲愤,但却没有赞同暴力的呼喊。还看不出来吗?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烈士岂怕流血?#21487;?#38754;所有的回应都还停留在「认同国家体制内的行为过当」,所有人都认同了体制,没有人说「流血流得好!」、「我们要流更多血来创造新国家!」,你要不要去对比一下晚清那些烈士的话语?差距何止云泥?#32771;?#28982;认同体制,那占领行政院岂能儿戏?根据法律最高可以内乱罪处理,甚至可宣布戒严,想冲的时候没想过,?#32531;?#22312;里面还有闲情逸致吃太阳饼?如果不认同现行体制,那就不要喊痛。只是想要马英九下台,但根本没想到后续。就如同上面我说的?#22909;?#26377;人想到谁来代之。
假设我是马英九,我现在马上宣布因应民意引咎?#20405;?#19979;台,因应现行法规,看看现在的 DPP ,妳觉得有谁能在突如其来改选中赢得大选?在我看来还是 KMT 会赢,而且这次可以拥有最新、最正当的民意。这次的太阳花已经写下了历史,而?#19968;?#34987;永?#37117;亲。?#25152;有参与的学生都令?#21496;?#20329;且动容,值得为自己骄傲,但现在应该是考虑下一步的时候了,烂尾的小说令人发指,因为烂在最后面。《KANO》里面不是?#23567;?#19981;要想着赢,要想着不能输」这句台?#20107;穡?#29616;在就是那个要想着不能输的时刻。不要只有一现,累积更多的能量,期待下一次的开花与灿烂。祝福妳,还有所有的同学们。—补充※我会增写对于今日学运和晚清排满运动的相似性比较。但我明天要开大会,这边就先停去睡觉,补写完后会删除这一段话 ※ 请相信一件事,至少现在的我,已经不需要为了工作或是讨好任何人,而写出迎合的话语了。 INDEX关于于王文霞事件,我的逆耳观察http://blog.xuite.net/tuyu/MIYU/197574483人兽几何:是否由法?#23665;?#27490;兽奸?http://blog.xuite.net/tuyu/MIYU/52605498回应:大数据与人类总体意识http://blog.xuite.net/tuyu/MIYU/203995704SNS、二二八和词汇变化:从另一角度看英国暴动http://blog.xuite.net/tuyu/MIYU/49568387照片均取材自网路搜寻,如属于您的版权或有任何问题均请来信指教。http://www.sellgroupon.com/2014/03/2014.htmlFrom OGQ Wallpaper / Background HD / juor2

文章主题:亿万先生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:http://www.zbvqwm.tw/9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?#22987;?#22320;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